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八一起义与八一精神

作者:文章来源: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纪念馆  发布时间:2019-08-01 17:31:47


内容提要南昌八一起义所体现的八一精神的本质特征和核心灵魂是“敢于斗争,救国救民”。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实践,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革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内涵;弘扬和传承八一精神,是遏制党的凝聚力下降趋势,使党永保执政地位的必然要求


八一南昌起义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历史上最为光辉的一页,也是中国近代百年以来最伟大的事件之一,它以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的英雄壮举,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武装夺取政权的新时期,揭开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而被载入中国革命史册。南昌起义的历史与革命实践所孕育和累积的八一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因此,正确认识、传承和弘扬八一精神,既是发展和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需要,更是加强和提高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需要。

 一、“八一功在第一枪”——敢于斗争

“八一功在第一枪”南昌起义的最高领导者周恩来用最简洁的语言高度地概括了南昌起义的历史地位和伟大意义,而“第一枪”之功则源于中国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品格。

南昌起义是“为了挽救革命”(朱德语)的英勇壮举,它是在大革命失败后异常严峻的形势下爆发的。建党初期,幼年的中国共产党对掌握一支人民的军队缺乏统一的高度敏锐性,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式。因而,在大革命时期,我党虽然已经开始注意军事工作,比如,派大批共产党员到黄埔军校和国民革命军中去做政治工作,有的部队从连到军都有共产党员担任党代表,但那时党对掌握革命武装还缺乏经验,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共产党还未独立组建、领导和指挥过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队。毛泽东总结这一历史时期的经验教训时曾说:“过去我们责备孙中山专做军事运动,而我们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由于当时共产国际领导人对蒋介石、汪精卫一再采取右倾纵容和让步妥协的政策,导致中国共产党人没有及时或不敢与国民党争夺革命的领导权,组建革命武装,甚至取消了我党独立的军事工作。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终于被蒋介石、汪精卫国民党右派葬送了,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长沙“五二一”马日事变、武汉七一五分共大屠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光明前途被 淹没在共产党人、革命群众的血泊之中。“蒋介石利用我党右倾机会主义领导的错误,在策划了一系例阴谋事变之后,终于公开背叛了革命,对人民进行了大屠杀,许多工人、农民和共产党员被屠杀了。七月,汪精卫又公开反共,同样对人民进行了大屠杀。国共合作全面破裂”。据党的“六大”史料不完全统计,从19273月至1928年上半年,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31万余人,其中共产党员2.6万多人,党员数量从大革命高潮时期的近6万人减少到1万余人。国民党蒋介石、汪精卫集团“背信弃义地向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来了一个突然的袭击;生气勃勃的中国大革命就被葬了”。 

大革命的失败,本来主要是共产国际右倾错误指导中国革命的恶果,但后因当时共产国际领导人不愿意承担其过错,将自己的错误转借给了当时中共领导人陈独秀


在1927年汪精卫武汉“七·一五”分共大屠杀后,中共中央已决定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共产国际对南昌起义也竭力阻止、干扰,起义在激烈的争论强推迟一天。7月26日,共产国际新派来的全权代表罗明那兹在汉口召开了临时中常委成员会议(中共中央常委张国焘、瞿秋白、张太雷等人参加,周恩来已到南昌组织策划南昌起义事宜),在此前他已听到张国焘向他报告中共中央决定于31日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时,提出要一切请示莫斯科,等待莫斯科作最后决定;并宣读共产国际不支持南昌起义的电文,周恩来深感意外。7月31日上午,南昌起义前委在南昌大旅社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起义是否推迟等。张国焘坚持要再推迟起义时间,遭绝大多数同志的坚决反对,尤其是恽代英的发言最为激昂,他说:“共产国际害死了中国革命,葬送了成千上万的同志。现在南昌暴动一切准备好了,忽然来了个国际指示,阻止我们的行动,我是誓死反对的。我们要按照已经决定了的计划往前直干”。周恩来更是怒火中烧,愤怒拍桌而提出辞职以抗拒共产国际的指示,会议的争论一直到中午,最后终于决定8月1日拂晓举行起义。

南昌起义的决定和发动,充分说明了中国共产党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艰难征程中,已经懂得总结革命的经验教训,并开始独立思考,不再盲目听从共产国际的瞎指挥。

面对大革命失败的严峻形势和白色恐怖的腥风血雨,摆在共产党人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投降,二是斗争。在关系到中国共产党前途命运的生死关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他们高举起革命的大旗,举行了武装抵抗……”。可以说,南昌起义,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用敢于斗争的品格向国民党蒋介石、汪精卫政权打响武装反抗的第一枪,用实际行动在中国树立了一面马列主义暴力革命的大旗,它向世人宣示:“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从而扭转了中国革命的方向。南昌起义响亮地回答了中国革命要想取得胜利,必须进行武装斗争这一根本问题。朱德在谈到南昌起义具有伟大意义时指出:“它明确地指出了中国革命的政治方向,它是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和独立领导革命武装斗争的开始。这支起义部队中保存下来的一小部分,后来就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的最初来源之一”

敢于斗争,就是不唯上,不唯书,一切从实际出发;反对墨守成规,向一切以上级的指示为教条,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思维作斗争。南昌起义“第一枪”的打响和胜利,是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一切从实际出发,冲破共产国际的思想藩篱,克服党内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斗争结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重大成果。

由上可见,敢于斗争,是南昌起义“功在第一枪”之魂,因而它是八一精神的灵魂。没有敢于斗争之魂,就没有八一“第一枪”之功。

二、“为人民事业而献身”——救国救民

救国救民,是南昌起义的根本目的和崇高目标,它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这是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及其军队的主要标志。朱德曾为八一纪念馆题词:“学习八一起义英雄们为人民事业而献身的精神,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祖国”。朱德的题词,从南昌起义的本质上概括提炼了八一精神的内涵本质:救国救民——为人民事业献身的革命精神,也是符合南昌起义的历史事实。

南昌起义前夜,《中共中央委员会宣言》明确提出:“实行土地革命,废除苛捐杂税,维护工农利益。以此种革命主张号召天下,唤起民众”。中共中央在8月1日致前委信中指出:“南昌暴动,其主要意义,在广大的发动土地革命的争斗”。起义当天,中央委员会及各党部代表《联席会议宣言》提出的政纲之一,就是“为解决土地问题,解放农民,打倒乡村封建地主之反动势力而奋斗”。起义总指挥贺龙在《告全体官兵书》中郑重宣称:“此次革命行动,就是为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农民问题而奋斗”。《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贺示》布告天下:“本部各军,富于革命精神,此次南昌起义,原为救国救民。转战千里来粤,只求主义实行。对于民众团体,保护十分严谨。对于商界同胞,买卖尤属公平。士兵如有骚扰,准其捆送来营。本军纪律森严,重惩决不姑绚。务望各安生业,特此郑重申明”。 毫无疑问,南昌起义部队既把“救国救民”作为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也把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阶段性任务——土地革命——“推翻新旧军阀政权,建立民众的工农政权”,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贺龙回忆自己及国民革命军第20军为什么参加南昌起义时说,“六七月间(指1927年)敌人暴露了反共的面目,疯狂地屠杀工农,我们的队伍从武汉弄到九江,集中在德安车站。本准备东征去打蒋介石,但汪精卫接着叛变了革命。……7月底,汪精卫决定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这时,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就上庐山,要就开南昌。那时,我主意已定,就是跟着共产党走。我对党说:‘不管怎样打,我都不怕,只要共产党员不走,我就有办法。我一百个信服共产党,党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时,敌人也用力来拉我,送来金条银洋”,还许愿让我当安徽省长。我对他们说:‘国民党我不入,要入党就参加共产党。’”。7月31日,贺龙对所属部队团以上军官动员时明确指出:国民党已经叛变了革命,只有跟着共产党走中国才有希望;共产党已经决心发动武装暴动,解放人民;愿意跟党走的,可以留下继续革命,不愿意的也可以走。结果呢,所有的人都愿意参加武装起义。

南昌起义的枪声,宣告了中国近代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亦即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开展土地革命,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历史时期的开端。

由此可见,首创人民军队的南昌起义,决不是单纯的武装暴动,而是有明确而伟大目标——创建革命军队,推翻新旧军阀政权,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政权为目的。一句话,它代表着广大工农群众根本利益的奋斗目标,体现了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无疑这是中国革命历史中的空前伟大事件。从矛盾的特殊性分析,八一精神最本质的标志体现,就是“敢于斗争,救国救民”。

始终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居安思危: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南昌起义的硝烟已经散去整整90年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从小到大,由弱到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南昌起义的英雄们抱着敢于斗争、不怕牺牲的献身精神举行武装暴动,目的是解放工农、救国救民。之后,中国共产党确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从在野党变为执政党;我军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军及其一切侵略者,成为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能打胜战的钢铁军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此乃“得民心者得天下”是也!而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则因严重腐败而丧失在大陆的政权。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出要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改革开放和一切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也是我们党仍然能够得到最广大人民拥护,而没有像苏联、东欧一些共产党国家那样丧失政权的主要原因。

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这是充满历史辩证法的一条真理。目前,少数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毫无群众观念,官僚主义严重,奢靡享乐,严重腐败案件频发不断,影响恶劣,党群关系严重对立,共产党的公信力、凝聚力大为下降。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第一次学习会上指出:“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我们要警惕啊!我们国家无论在体制上、制度上,还是所走的道路和今天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境遇,都与前苏联有着相似或者相近乃至相同的地方。弄好了,能走出一片艳阳天;弄不好,苏共的昨天就是我们的今天”。这一振聋发聩的话语,说明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严峻形势的清醒认识。我们要像当年八一起义的英雄们那样,心怀“救国救民”之心而忧党,用“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提出反腐加强党的建设的办法,从而使中国共产党一直稳居执政党的地位。


作者简介】

刘庭华,中宣部、教育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课题组”主要专家,解放军首席军史专家;军事科学院原军史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编辑:政治处    

文章出处:转自: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2-8329183 举报邮箱:boyefayuan@163.com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